懂懂日记:没有例外

晚上,队友在讨论邓超出轨的事。

争得不可开交。

问我?

我说:“他在轨道上,才叫不正常。”

为什么呢?

因为,他太有魅力了,有魅力了,自然想睡他的人就多,终究有女人能让他低头,若是他去某地演出,当地一把手想睡他,你说他答不答应?

说不答应,那都是假的。

另外,男人永远都有尝鲜的欲望,当满足这种欲望特别容易时,那么就会不断地尝试,例如可以跟粉丝睡吧?跟同事睡吧?跟导演睡吧?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

艺人,注定了不会在轨道上,无论男,还是女……

粉丝接受不接受是一回事。

事实,是另外一回事。

用放大镜去推敲一个人,没有完人,看看高官审判就知道了,那都是人中龙凤,都有肮脏的一面,若是用放大镜看我们?

没法看!

吃过晚饭,我们沿柬埔寨的国道走10公里,女队员略有失望地问我:“难道没有好男人吗?出来这一圈,真的对男人好失望啊。”

我说:“不能这么想,生活还是美好的。”

她问:“有没有男人,一辈子只爱一个女人?”

我说:“应该有吧。但是我给你出道题,一个男人特别优秀,会不会吸引很多女人?”

她说:“会。”

我说:“他能力越强,吸引的女人数量越多、质量越高,对不?”

她说:“对。”

我问:“假如有女人主动投怀送抱,你觉得这个男人会拒绝不?”

她说:“若是正常人,不会。”

我说:“但是,每个女人都坚信自己老公是例外。”

她说:“是的,反正我是这么想的。”

我说:“你嫂子也是这么想的,但是你嫂子比一般的女人又智慧一些。”

她问:“智慧体现在哪里?”

我说:“她包容我,在这些事上,她从来没跟我闹过,我以前写过一个观点,哪怕我找小姐被抓了,她肯定二话不说,去赎我,而且会保密,也不会吵闹的,也正是如此,我也不会去找的。”

她问:“是被修炼出来的?”

我说:“人,都会变得越来越包容的,这与原则无关,而是越来越理性了。余华写过一段话,我觉得特别好:高尚不是那种单纯的美好,而是对一切事物理解之后的超然,对善与恶的一视同仁。”

她问:“你写的那些道理,你能做到吗?”

我说:“不一定。”

她问:“既然你都做不到,你咋指望读者做到呢?”

我说:“首先,意识到就是一种进步。其次,你会变得越来越包容,会变得越来越淡定,遇到再大的事,也觉得不是事,很坦然。”

她说:“我觉得,不是所有女人都像你写的那样随便。”

我说:“环境决定一切,我推荐你部电影看看,《钢琴家》,人在不同的环境里,底限不同,终究有人或事会让你低头的,你的偶像是韩庚,他想睡你,你同意吗?”

她说:“未必。”

我说:“骨气都是建立在假设的前提下,牛人为什么牛?到底牛在哪?就是牛在气场上,当你面对面接触这些人的时候,你能感受到一种强大的能量场,你已经完全被气场所操纵了。但是,这种气场是你想象不出来的,只有在现场才能感受到。”

她说:“也许吧。”

我说:“我写这些故事,不是怂恿大家去出轨,而是让大家更好地认识人性,从而去驾驭,也无须为模范夫妻瞎操心,他们的眼界和高度决定了,这些事他们都能忍受,甚至说都没觉得是个事,只是粉丝瞎操心罢了,为什么要发声明之类的?是生怕掉粉,明星就是全天候演戏,我还是强烈推荐看看《金瓶梅》,看看西门庆的老婆们是如何看待西门庆出轨的,西门庆放在今天,也是微博大V,也会经常晒恩爱的。”

她问:“人们为什么喜欢操心别人?”

我说:“人,为什么喜欢劝别人,要么是证明自己比别人强,获取成就感,例如我建议XX做旅行,初衷未必是想帮他,而是想证明我很牛B,我想到了别人没想到的生意,仅此而已。要么呢?是因为自己缺少什么,例如有公务员想辞职,问我,我肯定反对,为什么反对呢?因为我觉得公务员这份工作太神圣了,我都没得到过,于是我拼命地劝他,例如我媳妇一跟朋友倾诉,说老公不好,人家就劝她,为什么劝她呢?因为她倾诉的人都是我的读者,在读者眼里,懂懂这么优秀的人,嫁给他应该很幸福,你咋能身在福中不知福呢?”

她问:“正确的态度是什么?”

我说:“尊重每个生命的轨迹,不要随意改变别人的因缘。”

她问:“你能做到吗?”

我说:“做不到,还是总是想插手别人的私事。例如我写了《婚外娃》那篇文章,有个很好的朋友找到了我,她说自己的娃也是类似的情况,而且是双胞胎,老公还不知道,但是应该早晚都会知道的,因为娃越长越像那个男人,问我什么态度?我的建议就是抓紧离婚,因为这是保护孩子,试图让老公接受,这个是有难度的,因为他现在对孩子倾注的爱越多,未来越觉得痛,落差太大了,他会伤害孩子的,我帮她分析了半个晚上,就是各种可能,就如同自己最得力的助手是卧底,你对他的态度是什么?肯定就是一个字:杀。”

她问:“她为什么不去找那个男人呢?”

我说:“女人有些时候,总是想表现得很坚强,其实要强是个伪命题,这个玩意不能要强,你自己把俩孩子拉扯大了?让他从小没有父爱?让他拥有畸形的父爱?遇到这种情况,就必须要努力去争取,让孩子回到亲生父亲身边,重新组建家庭,哪怕撒泼也好,要挟也罢,以结果为导向,一个真正有魄力的男人,遇到这种情况,会二话不说的,主动承担这份责任。”

她问:“若是你,你会吗?”

我说:“现在仅仅是假设,我的答案是:会!”

她问:“原来生活中真有这种事?”

我说:“挺多,每天关注我的读者有2万多人,也就是说,万分之一的概率都可能发生,那篇文章以后,向我倾诉的人有六七个,都是类似的情况,有的老公知道,有的老公不知道,还有一个是三个娃三个父亲,不过是老公要求她去这么做的,因为老公不能生育。”

她说:“太奇葩了。”

我说:“换位思考看待问题,就觉得没有奇葩这个概念了。”

她问:“她会听你的劝吗?”

我说:“不会,每个人走到今天,都是由自己的性格主导的,我们是不会听别人劝的。”

要想成为一个名人,一定要学会控制距离。

这个距离是什么?

给粉丝的感觉是很近,但是又很遥远,例如粉丝天天关注你的微博,在他们眼里,自己与偶像是零距离的,实际上呢?是物理隔绝的。

所以,在粉丝眼里,偶像是一面的,那就是完美的。

其实呢?

每个人都是硬币,他阳光的一面有多大,阴暗的一面就有多大。

若是让粉丝走入生活,那么阴暗的一面就会暴露出来,我举个例子大家就知道了,假如从一出道我就使用化名,从来没有读者见过我,那么我现在会被传得神乎其神,这一点,写《遥远的救世主》的豆豆就玩到了极致。

因为,你与读者建立了绝对的物理隔绝,在他们心目中,你只有好的一面……

就如同我带队出来旅行,大家也会失望,原来懂懂这么丑呀?原来懂懂不学无术呀?过去,他们对我的了解,都是通过文字,他们心目中的懂懂是他们想象出来的。

而现实中我呢?又是另外一个形象。

这两者,一定是有落差的。

闲聊的时候,我也谈过这个观点,我有优点不?

也有,例如我擅长观察、思考、总结、持久,只要我决定做一件事,我就能熬死绝大多数人。

但是,这些优点,都体现不在表面生活里,大家跟我一接触,可能觉得很失望,就是个浑身是缺点的农民工……

队友里,有做连锁加盟的,是服装品牌,他的意思是准备做成一个落地品牌,长期做下去,品牌化运营。

问我什么意见?

我说:“要思考两个简单的问题,第一、玩招商加盟模式的,有没有人做成了品牌?第二、行业的通用玩法是什么?”

他说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可是我就是准备逆流而上,想做点良心生意。”

我说:“你做的这个事,注定了不是良心生意,有两个原因:第一、你招来的人,多是没有创业经验的人,他们是不可能赚到钱的,创业是少数人的游戏。第二、你是新品牌,对于加盟商而言,是没有品牌支撑的,他们最终会纷纷关门。”

他问:“那你的观点是什么?”

我说:“遵循行业规则,把初衷直接定位为圈钱,而且要设计你的退出机制,从而全身而退。去年我推过一个类似的项目,老板跟你一样,也是想做良心生意,也的确是这么做的,代理商今年纷纷关门了,大家都赔钱了,最少也要赔十多万,你说这些代理商能不骂他吗?他也委屈,认为自己出发点是对的,只是品牌知名度差了一点而已。”

他问:“那你怎么看待微商招代理的模式?”

我说:“差不多的玩法,就定位成短平快的项目,若是定位成长期品牌,最终肯定把自己拴进去了。一方面,你的产品本身没有竞争力,是不可能成为品牌的,电子商务发展了十多年,你见哪个电商品牌成了化妆品品牌?另一方面,招来的多是工薪阶层,他们是不具备创业能力的,一旦他们赚不到钱,就会成为反势力,把你拖下水。”

他问:“我就一直好奇这个事,这么好的机会,你为什么不圈一把呢?你做的话,圈个上千万没问题。”

我说:“我是希望写一辈子,而不是写一阵子,我明明知道不能帮他们赚到钱,我为什么还要去圈他们的钱呢?不仅仅我不想圈,我也不允许别人来圈,但是别人还会想方设法地把读者圈去,那就是我不能干涉的了,由他们去吧。”

他问:“别人圈的时候,不知道是短视吗?”

我说:“读者是我培养起来的,我对待他们是有感情的,但是在别人看来,这些人不是读者,而是鱼,所以他们捞起来并不心疼,也没指望说长期持有这些读者之类的,所以你可以看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我在日记里提到一个人,他可能最初什么都不做,过不了几天,他要么开始做培训了,要么开始招商加盟了,因为他觉得有这么多粉丝,不套现有点太傻,没有例外。”

对于孩子教育,我跟家人是有很大分歧的,他们总是试图让孩子多背诗歌,多认字,还嫌我不教……

我说:“学那么多字干嘛?有用吗?”

他们还动不动的喜欢幻想,幻想以后考北大、考清华,还要为这些选择纠结不已,我心想,真能幻想,你咋不想考哈佛?

其实,我儿子是一定考不上清华或北大的。

我们全县每年能考上北大或清华的,也就是两三个人,咱家的娃?没戏!这是基因决定的,跟我同级的高考状元,从高一起,无论大考小考,他都是全县第一,从来没考过第二,他也不怎么勤奋,还喜欢踢球。

什么学习方法论,什么家庭教育论,那都是瞎扯蛋,唯一可以解释的,就是基因论,咱就是不行,你不能不服。

这次队友里,也有孩子,马上读初中了,跟孩子的妈妈谈到教育的时候,我也表达了这个观点,我说:“做父母的,其实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要接受一个事实:我们的孩子是平庸的,所以不要给他太高的期望,也不要给他太大的压力,要遵循他的轨迹。为什么我们的孩子会是平庸的呢?因为,我们是平庸的,我们可以有美好的愿望,但是还是要遵循概率。”

当然,人们总是坚信自己会是幸运儿,就如同彩票那么小的概率,大家依然趋之若骛,中彩票是什么概率?就是你撩起电话,随意按了七个数字,对面接通的就是我,你觉得可能吗?

买彩票的人,都觉得可能!

队友里,有人想零首付买车,问我什么态度?

我的态度其实非常简单:你为什么要买车?买了车有什么用?能不能给你带来经济效益?另外你有没有偿还银行贷款的能力?

很多人,压根就没思考过这些问题,零首付买辆50万的车子,相当于什么?

你凭空产生了50万的债务!

去峨眉山的时候,有个队友是做零首付买车培训的,学费5万元,您别嫌贵,人家的口号特别简单,只要你来了,就能帮你实现买车梦,而且还罗列出了一群成功案例,要么宝马,要么奔驰。

这个游戏是怎么玩的呢?

例如,我交5万块钱进去,老师就在群里发起众筹,例如每人凑1万元给我,这些钱全部先交给老师,老师全款帮我买一辆Q5,然后呢?

拿Q5去银行做贷款,同时办理大额信用卡,有些银行是看车放额度,例如给我批的是20万的额度,我陆续去几大银行办理,额度差不多。

这些钱套出来干嘛?

先还给老师,还要付利息,老师再还跟同学们。

我呢?

凭空有了一辆Q5,而且还有几张20万的信用卡,我每个月来回倒腾就行了……

这里面天衣无缝,对不?

的确,而且有成功案例,同学聚会清一色豪车,但是没人看到背后的东西,就是你凭空产生了这么大的债务,而你又没有偿还能力。

没有偿还能力还是次要的,关键是你手里有钱的时候,你就得瑟,一不小心就把信用卡全套光了,资金链就断了。

去峨眉山的时候,他已经有40多个学员了,出事的已经有五六个了,就是资金链断了,还不上信用卡了。

很多人想学习,但是又没有5万块钱咋办?

很简单,你先借亲戚朋友的,来上课,上课的时候,老师要对你进行一系列的包装,例如西装革履,回去的时候,老师把5万块钱给你,是借给你的,让你先还给亲戚朋友,意思是发现了好项目。

过上一些日子,再去亲戚家把这些钱借出来,再还给老师。

我仔细研究过整个流程,设计得天衣无缝,当时我就问了他一个问题:你的车子是贷款买的吗?

他说:“我全款买的。”

我说:“你有没有思考过一个问题,这些人压根就没有驾驭这些债务的能力?”

他说:“其实我教的是怎么贷款,怎么资金运作,至于他们拿这些资金做了什么,不属于我担心的范畴。”

我说:“我济南有个朋友也是做零首付买车的,玩这个的至少有一半是饮鸩止渴,他们知道自己没有偿还能力,但是依然去买车,提车以后直接卖掉,换个几十万,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,被抓又如何,无所谓了,赌徒心理。”

凭空背上这么多债务的人,最终的结局是啥?

多是悲剧,没有例外!

会资本运作,这的确是门本事,牛哥就很精通,有个女读者借鉴牛哥炒房子的方式,通过高评的方式,买了10套门面房,多贷出了400万,若是走到这一步,那么她是高手,只要是房子短期内升值,那么她就是稳赚的。

结果呢?

她放了200万的高利贷出去,同时又给别人担保了100万,另外钱来得太容易,她的消费也上去了,还买了一辆车,那100万也剩了很少。

她压根没考虑过现金流。

她后来投资了一个微商项目,交了100多万做了一个面膜的代理,这么聪明的女人为什么会做这么傻的决定?

她说:“我就看了一点,年回报1000%,我需要暴利项目,否则就完了。”

人在特殊的环境下,已经不考虑“理性”这两个字了……

此时,她去找牛哥,说了这个情况。

牛哥给出了一系列的建议,让她断臂求生,其实也是无力回天了,毕竟是巨额贷款了,这是年前的事了,今年我给她发的书,全退回来了,我想可能已经出事了。

为什么不要轻易碰资本运作?

因为,需要对抗的是人性的贪婪,例如贷出来200万,我可能总觉得这个钱是我的,我就想给花掉,我知道自己很贪婪,所以我直接不碰。牛哥说过一个观点,做资本运作的,基本没有全身而退的,因为越来越贪婪。

就跟股市一样,进去就出不来了。

牛哥5000点就全出来了,他认为已经足够了。

他翻了一倍多一点,再回头看他的一些理论,就觉得特别牛,2012年的时候,他就开始全面贷款,他要拿2000万去炒股,他说这是人生第二次机会,牛市就要来了,大家可以看看我当时写的日记,我还唱过反调,认为股市不靠谱。

大家只看到了其一,没有看到其二,就是他对风险的控制。

2014年,他陆续把资金投入股市,赚钱以后,他就不玩了,他认为人生已经足够了。

他以前提到过一个观点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属性,他是鳄鱼,擅长就是等待,他就抓住了两个机会,一次是房市,一次是股市,然后就再也不玩了,平时也不瞎动。

人到了30岁,一定要理性。

理性的概念是什么?

就是你对自己有个大体的评估,人有三大类:卓越的、大众的、劣质的。

比例大约是5:90:5。

要问问自己,到底属于哪一类?

例如,创业的成功率只有5%,假如30岁以前一直安稳的上班,那么就要问问自己,是否会进入5%的行列?

不要把希望寄托在运气之上,你不会有这么多好运气的。

假如,我现在喊着要做一家上市公司出来,现实吗?我们县是百万人口,属于大县了,没有一家公司在国内上市,我如果做一家上市公司出来,这需要我是人中龙凤,从小就要与众不同。

你别听马云瞎说,他说自己年轻时是多么的烂。

一个这么烂的学生,可能成为校学生会主席吗?

正确认识自己,就是正确定位自己,就跟炒股一样,能赚钱的散户少之又少,应该不到10%,那么就要问自己一个问题:凭什么我会是这10%?

仅仅是凭借运气吗?

一个富二代妹妹,嫁给了一个兵哥哥,当时全家人反对,朋友也普遍不看好,因为这就是两个世界的人,他们婚姻幸福也是小概率事件,门当户对最关键的一点,其实是眼界和习惯相似。

结婚不到半年,富二代妹妹就提出了离婚。

理由很奇葩:他对我太好了,我觉得受不了,简直是无微不至……

她一说,我就特别理解,这是一个男人发自内心的敬畏感,生怕失去,就如同刘德华来我们家,我们要小心翼翼地伺候着是一个道理。

但是,这不是常态。

离婚,其实是早晚的事。

因为阶层而产生的价值观矛盾,是不可调和的,农民工和企业家是不可能成为知音的,因为他们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,甚至截然相反。

她,其实也是挑战了概率,总认为自己是例外。

其实,没有例外。

有时,我也关注企业家群体,我就觉得信心爆棚,认为自己也会成为他们,但是我反过来一想,中国能数得出来的创业明星也就是百十个,我们本地最有名的企业家都没啥名气,甚至说整个山东都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企业家,我成为他们的概率有多大?

跟中彩票差不多!

我会吗?

不会!

意识到这些,不是说要打击自己,而是要合理地定位自己,不要动不动的以企业家定位自己,咱就是摆摊的,要按照摆摊的游戏规则玩。

我总认为自己是个例外,也开始学着炒股了,一进入这个市场我才发现自己并不是例外,别人给的建议是别人的,我总是试图自己去悟出其中的规律,我按照自己的规律去试了几把,我还买了中车,买了就后悔,后悔就割肉。

我总觉得自己肯定是赚钱的。

如今,亏了,而且亏是常态了,说明自己也不是例外,不应该进股市来挑战概率,我不会成为那10%,除非?

牛哥和小黎飞刀的意见一致:“除非亏过,而且经历过一轮牛市和熊市,至少要在股市里待个七八年。”

对于我而言,太漫长,我希望立竿见影。

若是找他们代持股票呢?

白搭,我们忍不住。

牛哥帮红珊瑚代持的股票,第一天赚了6万,红珊瑚很开心,接着连亏了两天亏了10万,他受不了了,要求退出,退出了。

我们,只能接受赢,不能接受输。

都赢,那谁输?

就如同有时我在思考一个问题,以后人人都是企业家了,谁做服务员呢?

记住,对于90%的普通人而言,没有例外!


前一篇:
后一篇:

发表评论